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在划船,依稀感觉到这是航路的开端,旁边有很多人也在划。水底下有水鬼,他们对哪个人感兴趣就拖哪个人下去,所以大家都十分紧张。

我问旁边的一个人,问我们要到哪里去啊?

旁边的人说,我们会划到海的尽头,然后从一条无穷无尽的瀑布上坠下去。等到我们坠落的时间长得足以忘记自己是谁,又会落到一片海上,继续挥舞船桨航行。

我划得还算平稳,但我很担心哪天会被水鬼拖下去——那样之前的一切岂不是白费了吗?于是我放慢了速度,并且时时地关注船舷上是否搭上来黑灰色的手指。

划了很久之后,我看见很多人都在互相靠拢;有的是放开了自己的桨向对方游过去,常常会因为吃水深航速慢被水鬼抓上,而他们用来航行的桨只有两只,没有多余的用来将水鬼敲回去了。又有人不愿意放弃自己的桨,一瞬间靠近的船顷刻又分开。

我就用我那个分裂了的恋爱脑想,希望能遇到一条船,船的主人能抱着两条船桨游过来——这是分裂出来浪漫的一部分。理智的一部分是,我负责船头,那个人负责船尾,各自划水打鬼。不必要提防的时候,我们也不必要说话,就躺在船上看星星。

我喜欢看星星;如果那个人不喜欢,我们还可以接吻。

评论 ( 2 )
热度 ( 1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