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补的一个bg段子


大叔我开了烟酒店,有一天来了个小姑娘,还穿着校服,靠在柜台上看烟。

叔。你帮我拿个——

她比划了一下,从袖子里伸出一根细细的食指往下戳了戳。

——焦油低的。

她很满意这个术语。

我认得这姑娘,老在对面吃早餐。而且不像现在的年轻人一样的倨傲,是十分讨喜的。跟谁都玩得好,男孩女孩,小孩老人,还有猫猫狗狗。

我问她,你几岁了啊就抽烟?不卖。

她说过俩月就十八了,想尝个鲜。就单纯好奇为什么那么多人没法戒烟。

我说我卖给你就是违法,但是既然你说想尝个鲜,叔我就铤而走险。说着拿了盒爱喜银松拆了,递一支给她。姑娘很社会地用食中二指夹着烟叼在嘴里。

我摸出打火机给她点烟,问这很熟练啊,跟谁学的?

姑娘说跟于老师学的,抽烟喝酒烫头,现在就剩喝酒啦咳咳咳咳咳咳咳

我说姑娘你不会抽,还是吃糖吧。拿了颗巧克力给她。是超市买东西送的。

姑娘皱着眉把烟支在旁边的烟灰缸上,说叔你说的对,我不是这个料。有没有白巧克力啊?黑得太苦了。

我说就你这德性还敢学于老师,爱吃不吃。

姑娘哼了一声,抓起巧克力跑了。

我想了想,拿起那根只抽了一口的爱喜银松慢慢地抽完,中途有人来买烟,说老板,今儿个怎么抽女人烟啊?我叼着烟把零钱扔进柜台里,说你他妈管我呢。

评论
热度 ( 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