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出轰】信息素崩于前而色不变


06

“我以为轰君不会是玩游戏的人……”绿谷小声地笑着说。

“玩的。”轰补充说,“小时候跟家里人偷偷玩。”其实他也觉得绿谷不会是玩游戏的人。

“诶?是什么游戏?”

轰认真地想了想。“好像是勇者斗恶龙。”

他抬手放出一道冰锥,直刺到巫女身上;然而冰锥在接触到巫女的一瞬间,发出了小小的嘭一声,便像夏日露水一般地消散了。

“路人NPC。”他说。

绿谷点头。“那我们就要去问问了。”

巫女在他们说话的期间一直在扫地,地上浮起小团的烟尘。那烟尘也呈现出朦胧暧昧的粉红色,好像下一秒就要让活物窒息似的。轰和绿谷走到她身后一米左右的位置时,她忽然转过身来。这巫女的装束十分整洁,还逼真地做旧了,边缘有一些被剪过的线头。巫女拿着扫帚的手指呈现一种健康的粉红色,黑发规规矩矩绑在后脑,颊边垂下两条黑色的鬓发。

——但是她没有脸。

——准确地说,是没有五官。她的脸像个已经揉好了的面团一样安详,可惜揉面的人好像并不打算对面团做点什么。

轰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他感觉绿谷也这么做了。

“你那边的也是这样?”他小声问。

绿谷小声回答:“是的。”

如果这是一个游戏,那么游戏制作者要不就是有反社会倾向,要不就是恶趣味很足——总之可以称为变态。轰闭了闭眼睛再去看,努力劝说自己,其实除了没有五官以外这个NPC一切正常,而且在设定里大概是不会攻击玩家的,没有必要大惊小怪。但紧接着他就想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NPC没有嘴的话,我们怎么获取信息?”绿谷先他一步说了出来。

轰想了想。“怎么吸引NPC的注意力?”

“点她……但是这里有用吗?”绿谷迟疑地说。

轰伸出手去戳了戳巫女的手背,在她手背上出现了一个扩散的圆圈,很快又消失了。是点击光标时非常经典的效果,但是没有反应。

“看来没什么用。”他说。“或者——是不是我点错地方了?”

绿谷思考了一下。“刚才轰君攻击她的时候,有出现那个圆圈效果吗?”

“没有。”轰笃定地说。

“那就应该是点错地方了。”绿谷说。他伸出手在空气里——也就是绿谷那边的NPC——点了一下,又遗憾地摇了摇头。“不是肩膀。”

他们很快地点完了NPC的四肢,又去点躯干,轰甚至试着代入了一下变态的心理,打了一下NPC的脸,但是依然没有反应。

“怎么回事?”绿谷揉乱了已经乱糟糟的头发。“我们都已经全部点完了!如果这都不行……”

轰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没有说话。他听着绿谷在那边抓狂,内心忽然有了一个想法。在绿谷那边看来,就是轰突然伸出手,这边的NPC就动了,一只手抬起来指向身后的紧急出口——也就是轰那边的神社主体了。

“好厉害!是怎么做到的!”绿谷还转身去看重新开始擦柏青哥机的NPC。

“是胸部。”轰面无表情地说。

“……啥?”

“是胸部。”

“……轰君你也别真的说两次啊。”

穿过了仿佛结界的一扇门之后,周围一下子一点光都没有了。轰抓紧了绿谷的手,空气中弥漫着不安的信息素,薰衣草倒伏在金属的热度之下。轰不合时宜地心想,绿谷的金属味搞不好是枪。有人说枪是枪手的情人。

“轰君。”绿谷突然说,“你能用火照明吗?”

“可以,但是我们要换位。”轰说。

一只手握上了轰的小臂。他浑身一激灵,但是那只手的掌心温暖,使他在冻住对方之前迟疑了一秒;这一秒在战斗中会是致命的,但它往往也意味着一次心跳。

“是我。”绿谷说,“轰君你站着不要动,我现在到你右边去。”

绿谷一只手握着轰的小臂,另一只手慢慢地顺着裸露的皮肤往上滑;滑到校服袖子的边缘之后,手指翻到了布料上面,顺势摸到了轰的肩头。之后绿谷又顺着校服的缝线,从左摸到右;同时他在轰身后跨出一步,呼出的气息挟着冰凉的空气,全数扑在轰后颈的腺体上。轰一下子就觉得腿有点软;但他很快地调整过来,努力忽视着身后传来的绿谷的热度。紧接着那只手掌旋了半圈,又向下摸到了轰的右臂,一直摸到轰的手腕。仍然轻握着轰的左臂的手掌放开,转而捏住了轰的右手。

“轰君的右边真的好冷。”绿谷笑着说。声波震荡到轰的耳边,仿佛听觉测试时在耳边敲响的小金属锤,震得后颈都酥麻起来。随着这样的感觉,轰的身体开始发烫发软,他自己也非常清晰地感受到了这一点;这样的反应只会出现在易感期。但问题是,他的易感期刚刚结束还没有一天呢。轰想大概是这空间被做了什么手脚,刚想开口询问绿谷有没有被他影响到,并且左手准备用火照明时,仿佛有一把锤子对着天灵盖狠狠砸了一下似地僵在了原地。

——绿谷的信息素,不知何时消失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7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