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吾之泉,溉汝之花

依然是不要看标题假文艺它其实是逗比文。

依然拟人蠢萌天朝风。

这个是在周宗吧看到的套图,送水工x花店老板的梗,一看到就芯生歹念了【躺地

——————————————————————————

Megatron骑着自行车,在骄阳下卖力地蹬着。

这年头为了不饿死,什么都做得出来。他搭在肩上的毛巾早已汗湿,黑色运动背心灌进了呼呼响的热风,因为高温而草草扎起来的头发也时不时滴下汗水,然后随着地心引力被抛到身后。

说起来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高中毕业以后,Starscream也像他一样勤工俭学,不过他去的麦当劳,天天摆出他标志性的笑容对着慕名而来的女性;Barricade高中毕业以后就去了警校,听说现在还有实习工资;Soundwave早就被政府钓走了,理由是他们需要新生代的计算机高手。

回望Megatron的那些高中同学,一个个都混得风生水起;只有他,考上了德州一所无名大学之后,以这种方式勤工俭学。

他妈的勤工俭学。他妈的送水工。

Megatron愤愤地在心底唾骂着,一个刹车,将自行车停好。风骤然消失在他身边,滚烫的空气灼烧着他的神经。他莫名其妙地感觉有些燥热,便深呼吸了一口气。

一股混合着很多种花香的味道在他吸气时慢慢地占据了他的鼻腔。Megatron稍微有些不习惯地揉了揉鼻翼,将矿泉水桶从自行车上挪了下来。

好吧——即使神经大条到连牙刷都可以掉进马桶的人,也会呼吸一滞。Megatron语文一直学得不好,他也没那个心思去找什么花哨的形容词来堆砌自己的赞美,总之这花店真他妈的漂亮。

Megatron又翻出了手机,看了看备忘录。没错了,今天就送这一个点。其实在接到生意之前他还特意在自己脑海里勾勒了一下这所谓的花店的样子:灰扑扑的店面,沉默的秃顶大叔店主,各种仙人掌仙人球杵在那里,活像吊着三白眼的驼背胖子。一想还挺符合德州的地貌环境。

他没想到的是,在德州这个狂野不羁的地方,居然还有着被牵牛花缠绕着的干净的木屋,有着整齐漂亮的小石子路,有着被精心粉刷过的白色栅栏,有着一丛一丛开得茂盛的花,有着嫩绿得能滴出水来的草地。

Megatron甩了甩头,将垂下来的头发从眼前甩开。他轻轻地推开了没有上锁的矮小的栅栏,沿着石子路将矿泉水桶扛到了深蓝色的门前。

我他妈真是绅士。Megatron这么想着,轻轻推了推那扇门。

门没有锁,一股凉气扑面而来。Megatron稍微有些惊讶地愣了一下,随即用脚顶住正在往回滑的门扇,将矿泉水桶扛了进去。

里面似乎没有人。Megatron探头望了望,依然没有看见有什么类似于店主的东西。

“嗯......有人吗?”他试探性地问了一下。几秒之后,在他旁边的一丛矢车菊的叶子簇簇地动了几下,冒出了一个蓝色的脑袋。Megatron有些紧张地看着那个人抬起了头,勾起了嘴角。

“早上好。”他说。

Megatron觉得他就是店主,毕竟那人手里还拿着蜜蜂形状的小水壶。那两个翅膀看上去很蠢。

妈的,那个男人笑得他有点心神恍惚。“呃......你是店主?”真是愚蠢的问题。他暗自骂自己。

“是。”

“哦......啊,那这个......放哪里?”该死,怎么在这个时候舌头就不管用了?

男人将小蜜蜂水壶放在了一旁的架子上,从一排的花后面绕了过来。他的鼻梁上架着椭圆框的眼镜,镜片后面水蓝色的眼睛像是真的有明亮的水波在转动。

“就放这里吧,”他指了指一丛花下方的架子,示意让Megatron把它放到那边去。Megatron答应了一声,将水桶搬了过去——这个动作显得他好像很殷勤的样子,妈的——放在架子下,呼了口气直起腰来。

“我的名字是Optimus。”名字很奇怪的男人扶了扶要从鼻梁上滑下去的眼镜,“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要喝杯水吗?”

“呃——好,谢谢。”Megatron接受了这个提议,毕竟他从上完课之后到现在,已经接近三个小时没有喝水了。Optimus走到他原来在浇花的花架后面,Megatron思考了一下,还是跟了过去。

当他刚刚绕过去的时候,Optimus正在弯着腰拿起小木桌上的水壶往杯子里倒水。因为绝妙角度而显得纤细而结实的腰,半挽起来的袖子以及垂下来的头发,越看越显得......

等等!Megatron在心里把一个肮脏的想法摁死在脑回沟沟里。妈的,客户可都是上帝!怎么能对上帝想这样的事呢?

但就算是他怎么警告自己,这个上帝也有着水蓝色的眼睛,纤长的双腿,以及锻炼得恰到好处的身体。

等他把自己所有的自我YY都统统掐死在摇篮里之后,Optimus已经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了。

“你脸色好像有点糟糕。”Optimus歪了歪头,将杯子向前递了递。Megatron清楚地看到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有浅浅的青色的血管。如果这双手......

“我很好,谢谢。”他毅然决然地拉掉了脑内小剧场的灯,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上去不像变态禽兽基佬,接过了杯子,遵从自己的本能一口饮尽。喝完之后他才发觉这样的行为似乎不太雅观。

“你是在读大学生吗?”Optimus问。

“是。”

Optimus又看了他几眼,露出那个令他心神不宁的笑。“怪不得。从来没有人肯在这个时候送水的。”

“啊,啊......如果你愿意的话,”Megatron说出了前半句才发觉自己似乎有些得寸进尺,但是面对着Optimus那认真至极的表情,他还是硬撑着说了下去,“以后也可以让我来送......”

“......水......”他下意识地住了口——Optimus的表情实在是太发人深省了,他觉得如果再说下去的话有可能会被人当成变态禽兽基佬。

“可以啊。”

“嗯,好那......呃啊?”Megatron没有料到Optimus这么快就答应下来。他的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升了起来,春光明媚地照着之前被他掐死的鬼胎,堵得他的心恍惚不定。

“哦——哦,好。”他平生第一次有些脚步虚浮地走出了店门,这种感觉连他第一次谈恋爱的时候都没有出现过。“再见。”他跨上自行车之前下意识地回过了头道别,而站在店门口的Optimus回报以他一个足以令所有青春期女孩尖叫晕倒的笑容。

血气方刚的青年Megatron,在自己忍不住要做什么事情之前,飞快地逃离了现场。


-End-

————————————————————

神经病脑洞,别介

我发现我写的攻都是各种怂包【躺地

另外这篇文是年下设定嗯哼

评论 ( 15 )
热度 ( 2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