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什么?

“你说什么?”
出云觉得很头疼。对于最近学弟在学院祭的筹备中有意无意的破坏行动他已经习惯了,但每一次都佯装听不见自己的责备,真是让人恼火呢。
“我说……把脚拿开。”出云用没有沾上颜料的手拍了拍尊的小腿。那只不知道踩过多少小混混的脸的右脚正不偏不倚,光明正大地踩在出云刚刚涂好色的背景板上。
“哦。”这倒是很快地把脚拿开了,但是还没有完全干掉的颜料却被鞋底蹂躏得一塌糊涂。虽然重做一个不难,但是要再找到完全一模一样的背景板就不太容易了呢。
出云蹲在地上,长叹了一口气。
“喂。”尊的声音在他的上方传来,“反正都坏掉了,跟我去买饮料吧。”
……罢了。出云思考了不足两秒,便爽快地站起身来。“直接叫我去就好了,何必把背景板弄坏。”出云的语气里满是前辈对后辈的教诲,也许还有一些无奈的宠溺。
尊没有搭话,只是自顾自地向最近的一个自动贩卖机走去。
出云看着后辈酷炫狂霸拽的头发在樱花瓣中张扬地互相缠绕着,有一瞬间出了神。
“喂尊,你毕业了我就给你换个发型。”
“你说什么?”

尊的目中无人,在成为王,换了酷炫狂霸屌的发型之后,让出云有了格外深刻的理解。第三王权者的我行我素,在滚上了床之后更能极其完美地体现出来。
说实话,出云是真的后悔晕头晕脑的就跟尊上了床。他对那晚的事情可以说是几乎毫无记忆,他只记得尊在他耳边低声呢喃的话语,在他腰上不断使力的手,以及一次比一次凶狠的顶撞。
“等等……尊……慢点呜……”那一晚上说得最多的就是慢点慢点,可惜出云自带满点色气技能,软糯的京都腔刚一出口就被撞得猛拐了几个弯。没有女人那恶心的娇媚又独有被冠以草薙出云之名的韵味,能刺激得任何人都原形毕露。
尊当然是没有理会,他只是将头抵在出云的颈窝上,掐紧了出云的腰集中刺激那一点。
这可真是野蛮。出云只能燃烧着残存的意识,在尊热烈而粗暴的索求中灰飞烟灭。
直到出云快要坚持不住了的时候,尊凑到了出云的耳边,低音在水声中疯狂地震荡,刺激着大脑皮层几乎让出云全身麻木。
“你……说什么?”

深冬的早晨是尊的赖床高峰期。出云只能连哄带骗连拖带拽地把他推出了门。
“今天是圣诞节。”出云围上了红黑条纹的围巾,墨镜后的眼睛快速地眨了两下,“要早早地准备哦。”
“……”尊的赖床症在被强行控制病情的时候,会将剩下的懒惰全部转移到大脑皮层中的语言模块上。
“所以说今天要买很多东西。”出云看着学弟迅速萎蔫下来的额发,——说实话那真的很像某种昆虫的触须——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嘛,总是呆在酒吧里可不好呢,多出来走走也是有益身体健康的嘛。”出云自顾自地说着。
商店的自动玻璃门滴的一声开启,穿着圣诞裙的店员穿梭在货架中间。
“呜啊~好暖和~”出云把围巾松了松,在一个货架旁拿起了一个购物篮,接着将它塞给了尊。
尊的额发一下子僵硬起来。
没错,出云让尊来的原因就是让他拿东西。倒不是故意为之,而是昨晚出云被尊折腾得腰酸背疼,而且镰本回老家参加表姑妈的第四次婚礼还没回来,便怀着一点报复的心情,将尊从被窝里拽了出来。
话说,尊从刚才就一直盯着商店里的店员看。流氓头子毫不掩饰的眼神成功让那些青春年少的孩子红了脸。
“在看什么呢,尊?”出云随口问了一句。他正思考着是买鲭鱼还是鲔鱼好。
“……我想,让你穿那个。”
“哎?你说什么?”

_end_
————————————
给@影的点文……说实话我不知道怎么艾特qwq客户端好麻烦qwq就这么看着办吧qwq

评论 ( 2 )
热度 ( 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