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你的黑发我的手(题目与内容似乎完全无关)

说实话,四方莲示一直觉得呗的头发有些碍事。乍看似乎非常简单的式样,却能让呗为此打理上一个小时。
所以这就是四方莲示在游乐园门口站了一个小时有多,呗才优哉游哉地出现的原因。
呗的赫眼很好看,但是四方莲示觉得非赫眼状态的呗更令人赏心悦目。
收起了赫眼的呗有着茶色的虹膜,中间的瞳孔则是浅咖啡色,垂在呗右侧脸前的黑发随着他的脚步微微颤动,像极了什么高傲又乖顺,平和而不驯的动物。实际上这让四方莲示不由得很安心,因为他有着短暂的时间不用担心呗是否会被白鸽发现,或是被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女性喰种勾搭。
“莲示。”呗插在牛仔裤口袋里的手抽了出来。他将额前散落下来的几根发丝顺了回去,“买票了吗?”
“嗯。”四方莲示将一直握在手心里的门票递了过去。呗很有兴趣地接了过去,端详着上面的小丑面具式样,不知道在嘀咕着什么。
“所以说~”呗很快地抬起头来,用食指和中指夹着门票将它抖了几下,四方莲示看得出来他很兴奋,“我们去玩那个吧。”
呗指向的地方不断地爆发出声嘶力竭的尖叫声,四方莲示看到那似乎是过山车。
而且是超高超刺激的。四方莲示腹诽着,拉着呗有些凉的手去排队。
说实话,两个酷似黑帮头子的男人往队伍里一站,那闪光弹可是能让所有人都被迫戴上墨镜。有些看上去很兴奋的女孩子和同伴互相耳语了一会儿,便开始哧哧地笑。
四方莲示倒不太在意,呗也只是专心地看着过山车的行驶轨迹,猜测着它停下来的时间。
在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喰种普遍都有个本能,就是专心地做好每一件事,无论捕食还是做爱。四方莲示猛地想起来自己现在似乎的确是在和呗约会,于是他毫不犹豫地牵上了呗修长的右手,让身后的修罗场更可怕了起来。
四方莲示长着茧子的左手被呗保养得很好的右手反握了回来,十根手指很快就缠在了一起,冷和热中和着掌心间的温度。四方莲示瞥到呗的嘴角似乎挂上了那玩世不恭的笑。
电铃很是时侯地响了起来,工作人员开始让游客进入游乐区域。呗握着四方莲示的手,直接走向了过山车的最后一节。
“因为离心力的关系,最后一节才是最刺激的哦。”呗振振有词地说。
系安全带的过程完全可以省略,只不过四方莲示永远忘不了呗偏过头对年轻的女工作人员的笑,更忘不了那个年轻人一瞬间就红起来的脸,以及附近的人类那些颇有深意的笑容。
果然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放心……
四方莲示的左手从一开始就被呗握住。他们在最后一节车厢里随着过山车的行驶而摇晃。四方莲示看着呗覆盖在右脸的黑发,想起了雏实的插画册上那些高傲的白孔雀的尾巴。
可是换一种颜色,更让四方莲示满意。
直到过山车爬升到最高点并向下猛地滑落的时候,两人同时放开了对方——四方莲示抓住了扶手,展现出喰种对于危险的本能反应;呗已经进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他将手伸出了车厢,似乎是在享受着法国南部海滩边的凉风。
“啊啊~真是令人愉快呢~”呗的话在一片惊恐的尖叫声中格外清晰,右颊的黑发散成了孔雀尾巴的样子,只不过相较于后者,四方莲示更倾心于狂乱的黑色。他看着恋人的侧脸,连自己何时勾起了嘴角也不知道。
在两分钟左右之后,过山车完好无损地停在了起始位置。四方莲示的脸色稍微有些不好——这只是因为他过度紧张的反应——,而呗则是蹦蹦跳跳地走了。剩下一群游客呕吐的呕吐,脚软的脚软,完全没有排队时的兴致。
“人类的游乐园也还真是好玩呢~”呗说,“比捕食时的刺激差不了多少哦~”
四方莲示没有搭话,只是盯着呗散落下来的几缕黑发。
怎么说呢,莫名的有些不爽。
“莲示?莲?莲酱?”
“头发乱了。”挡开呗恶作剧般在他眼前乱晃的右手,四方莲示伸手将那些散下来的乱发重新别回耳后。
顺眼多了。
呗确确实实地愣在了原地,又似乎是察觉到了四方莲示的心意,相当得意地哼哼了几声。


_end_
有些仓促qwq依旧是给@影的点文……这么魔性的题目真的没问题吗quq我才不会告诉你们这俩大男人去个游乐园就是为了玩内过山车quq于是接下来我就可以愉快地码其它的文了嘿嘿

评论 ( 2 )
热度 ( 3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