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长发巫女和蠢勇者

01.【很久很久以前,一位邪恶的巫女经常到宁静祥和的小镇骚扰淳朴善良的居民。】

“若松啊,没事吧?”篮球部的社员一脸担忧地看着若松。

“我没事......”若松碰了碰头上的伤口,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是的,濑尾怎么就这么喜欢用球砸人呢。”“就是,我被她砸到的时候都要疼死了。”

社员们都嘀咕着,纷纷对于濑尾结月残暴的行径感到愤怒。“喂若松,是时候要强烈地抗议一下啊!”有人说,“再这样下去的话,你就要从失眠进化到神经衰弱了啊!”

是......是啊。说起来,自从濑尾前辈把球砸到他身上的时候,失眠现象就越来越严重了呢。

不但是父母,姐姐也在不停地问着,就连弟弟半夜醒来时也被他大睁着的眼睛吓哭。

“小若,”家里人不止一次对若松这么说,“学校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

“没有哦,我没事。”他怎么敢将濑尾前辈的事告诉家里人啊?万一告诉了父母,他们说不定就会到学校投诉;万一父母到学校投诉了,说不定前辈就要被记过;万一前辈被记过了,说不定会被老师关注;万一前辈被老师注意了,就会发现前辈有很多违纪的事情。啊!万一前辈被开除了,那罪魁祸首就是他了啊!

失眠现象一天一天地加重,若松也一天一天地不知所措。

02.【镇子里一位身高一米九的智者推举了一位一米八五的勇士,并给了他一本传世秘笈,让他去打败巫女。】

“野崎前辈!”若松合上了少女漫画,“我知道要做什么了!”

“等等!你到底体会到了什么啊喂!”野崎梅太郎可不会看好这种发展——虽然自己的漫画有一部分是拿他和濑尾作为原型的——,但是,在学弟即将陷入名为濑尾结月的火坑时,他也不能见死不救。

“若松......听着,”身为漫画家,野崎觉得自己有必要指点一下对于少女漫画坚信不疑的学弟,“你可以拿少女漫画来参考,但是一定要分辨清楚到底能不能派上用场。”话是说到这儿了,野崎可不觉得若松会领悟多少。并不是说若松听不懂野崎的话,野崎只是担心若松根本不知道哪些桥段只能存在于二次元之中。

“是,我了解!”若松仍然是精神饱满到诡异的程度,也许是他昨天晚上抱着收录罗蕾莱的歌曲的MP3睡觉,又或许是他一想到可以向濑尾前辈倾诉自己的不满,而从心里由衷地感到高兴吧。

若松对于自己要向前辈抱怨这件事非常重视。

“首先,战帖要怎么写呢?”若松用笔尖敲击着纸张,非常认真地翻开了手边的一本少女漫画,“有了,就让前辈放学后到天台等吧!然后可以参考这里......”

把所谓的战帖装进了少女范儿十足的信封,若松开始构思自己见到前辈之后该说的话。“毕竟是前辈啊,措辞还是要礼貌一些。”若松用自动铅笔在一张白纸上写起了大纲,“跟前辈问好?不野崎前辈说那个太弱气......直接抱怨?不行啊前辈好歹也是个女孩子不能这么对她......”

挂钟的指针摆到十一的时候,若松太太看着儿子满面春风地把一个信封塞进书包里,不禁欣慰地笑了起来。

03.【勇者挑战巫女失败了,可是巫女却大摇大摆地把他带到了自己家里使唤。】
“嗯......啊~好舒服~”濑尾结月十分放松地将头靠在若松的右肩上,“再往左边一点...嗯嗯,就是那里~”

“前辈啊!”若松的表情已经不能用精彩来形容了,“为什么午休时间还要我帮你揉肩啊!而且不要再靠过来了啦!头发好痒哦!”

“哈?”濑尾直起身来,转而面对若松,“你怕头发扎到吗?”

“不是这个问题了啦!”若松慌忙摆着双手。和异性靠得那么近还真是第一次呢,这下子什么都可以看到了啊,话说前辈的R量真是——等等!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问题!若松博隆你要振作一点!不可以因为前辈这样靠近就乱了阵脚!

濑尾结月觉得很好笑。毕竟这个年代那么纯情的男生已经不多见了,而且这里是天台,一时半会儿没有人上来——该是趁这个机会好好地调戏一下呢。

于是她便颇有些得意地将右手抵在若松耳边的墙上,俨然一副黑帮大姐大勾引纯情高中生做姘头的样子。“喂,若,”濑尾恶意地逼近了已经不知所措到快哭出来的后辈,压低了声线说道,“你该不会是——异性过敏?”

“咦咦咦?!”且不说前辈靠得这么近是要做什么,那个异性过敏是怎么回事啊,“前辈,我也可以勇于直面游泳课女生的啊!”

“啊嘞?”濑尾歪了歪头,“那为什么对着我会脸红呢?”

“那是因为......啊啊说出来会很羞耻的啦......!”

在夕阳映照着两人侧脸的场景下,若松很没骨气地被调戏到眼含泪花。

04.【一次,勇者在被巫女虐(tiao)待(xi)之后,巫女突然对勇者提出了一个十分过分的要求。】

“哦哦,阿若!”濑尾指着过山车说,“我们去玩那个吧!”

“哎?”若松刚刚反应过来,就被濑尾拉着走了过去,“不要啊前辈!那个看上去很恐怖的样子了啦!”

濑尾结月则是一副无所谓,甚至有些兴奋的样子。“阿若,”她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没想到你这~么胆小啊。”

在濑尾眼里,若松最大的优点除了好骗,还有使出激将法就会百分百管用的性子。

“谁、谁说的!”果不其然,比她高了两个头的若松立刻就一边脸红一边嚷嚷起来,“我、我可不会怕哦!”

濑尾得意地勾起了嘴角,带着已经开始后悔的若松走了过去。

“濑尾前辈啊......”若松哭丧着脸被濑尾拽上了最后一节车厢,“就算是喜欢也不用这么急了啦......”

“哟若,最后一节车厢是最刺激的哦。”到底有没有在听他说话了啦!

“听说在过山车升到半空的时候再把安全带解开会很爽哦。"喂喂!这种危险行为小孩子不可以学的啦!

“呐呐若,要开始了哦!”

“前辈!怎么可以一脸轻松地说出这种话啊!”若松双手抓着安全杆,手心都冒出了汗。

过山车慢慢地开动,然后就开始不断地加速,经过弯道的晕眩感让若松更加害怕。

“阿若阿若!要转圈了哦!”

“所以说我不要听险情报告了啦......呜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接连不断的弯道让若松似乎失去了意识,心里只是充斥着潮水般涌来的恐惧。濑尾笑着,伸出手来握住了若松的手。

好温暖啊,就像罗蕾莱一样。

05.【最后勇者和巫女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

“咦哎哎?”

若松结月望着一脸纠结的女儿。“怎么了吗?”

“妈妈,这个故事的结尾会不会太仓促了啊喂。”女孩的脸像极了当年的若松,他正努力地想要表达这个故事的不合理性。

“怎么会仓促呢?”结月伸出食指,颇有说教的样子,“这个童话是有来源的。

“据说勇者先生在成为勇者之前,有很严重的失眠,加上巫女的骚扰,他差点变成了神经衰弱。”

“似乎是十分脆弱的勇者呢......”

“嗯。但是,某天勇者到一位智者家里帮他扫地的时候——”

“等一等!为什么勇者要到智者家里帮他扫地啊!”女孩已经对于这个故事的科学性不抱有希望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勇者突然听见了一个天籁一样的声音,他多年的失眠以及即将到来的神经衰弱就被治愈了。”

“太不科学了啊!如果是只靠歌声就能治愈失眠的话,医生都不用活了啦!”

“这是童话,哪来什么科学。”结月掐了掐女儿的脸颊,“总之,勇者先生听到这美丽的歌声之后,就发现自己只有听着这样的歌声才能睡着了。”

“唱歌的是谁?”

“是罗蕾莱哦。”

“好扯啊喂!”女孩有些不服气地嘟嘴,“我唱歌也可以那么好听。”于是小小的女孩就哼起了母亲最常唱的那首歌,结月也笑着和音。

客厅里传来了咚的一声闷响。


-end-

——————————————————

国庆过后都写不完全部了qwqqqqqqq

给 @青の下 的点文w




评论 ( 4 )
热度 ( 50 )
  1. ♀너 때문에 ◎月刊少女野崎君 同人总汇站 转载了此文字
  2. 熊豆秘密情人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月刊少女野崎君 同人总汇站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