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手

放学之后突然的脑洞

————————————————————

哦,再看一眼,再看一眼。

麦考夫几乎要将整个身子从小黑车里探出去。多亏他为之自傲的自控力,不然安西娅就没法儿好好摆弄她的手机了。

他的探长在买报纸。看那只手,那只握着几个硬币的手,那只握着几个硬币的漂亮修长的手。麦考夫着迷地看着,几乎能听到当那只手松开的时候硬币互相碰撞的叮当声。

最妙的当然是那只手。它自然地屈伸的时候,麦考夫可以看到被冻得发红的指尖因为肌肉的运动变成素白色。

他中意的人,无论哪里都是越看越美。

该死,居然碰到那个老头的手了。那个老头子的手到处开裂,显然是被纸张割到的;呵,想来是常年拎着重物奔走吧。麦考夫撇了撇嘴。

相比之下,他的探长无论是在握枪时还是写字时都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前一种情况下,那双手会紧紧地握着手枪,右手食指搭在扳机上,表面上不失稳重且十分谨慎,实际上充满了张力,仿佛下一瞬间那根手指就会抓住一瞬间的时机扣下扳机,子弹呼啸着飞旋而出,打中什么重要又不重要的部位。

后一种情况,十分遗憾,麦考夫并没有太多机会好好地欣赏。但是使他无法忘记的是探长的手握着圆珠笔时那精妙的角度。拇指和食指从两个角度扶着那支笔,余下的手指曲起支撑着它。当他亲爱的探长开始写字时,麦考夫会听见笔尖在纸上滑动的沙沙声,而那位苦恼于报告的探长的手腕就会间或移动些许。当他最最可爱的探长实在编不出什么漂亮的字句时,他就会用自己的食指关节揉着太阳穴。每当这个时候,麦考夫就会走上前去用自己的手包覆着探长的手,随口说上一些公式化的,又极能讨得那些腐朽的上司们的话。要是他的运气足够好,而那搞定了报告的探长的心情也不错时,他们就可以在卧室度过一个热烈的夜晚。

“雷斯垂德探长回到办公室了,头儿。”安西娅说。

“做得很好,安西娅。”麦考夫重新坐正,并收起自己嘴角的笑容。“我们走吧。”

————————————————————————

又名《痴汉麦考夫》

全篇几乎没有出现探长的名字不是因为我忘了..只是我觉得以痴汉麦考夫的视觉来看的话,叫名字应该不足以表现出他对探长的爱吧(笑






评论
热度 ( 1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