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恋人芥川龙之介,是个非常奇怪的人。

他比普通人瘦很多,却比谁都坚强,真的。我把他抱在怀里的时候几乎能够摸到断裂的骨头有多少根,甚至能感觉到它们扎进了柔软的脏器中。可他一声都不吭,只像是小憩一般把头靠在我的手臂上。那头老虎嘶声吼叫说好痛啊好痛啊,我揍了它一拳说闭嘴又不是你身上的骨头,它舔了舔犬齿狡黠地看了我一眼,我这才意识到我的心疼得快要炸开了。

“与谢野医生很快就来了,你再坚持一下啊。”我轻轻摇着他的肩膀,“我给你唱歌好不好?”

他的眼睛毫无焦距——虽然平时也是这样。“吵死了。”他说。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啊你再说一次吧……”我说。

他露出了嫌恶的眼神,一如往常。很好,就这个感觉,再坚持一下就好。

但令我绝望的是他又闭上了眼睛。“替我向太宰先生问好……”他说。

我心里的老虎不满地咆哮了起来。太宰太宰太宰,总是太宰先生太宰先生的说个不停,到底是谁帮你挡下大大小小的攻击是谁被你当人形抱枕喘不过气来还毫无怨言的又是谁吃遍横滨红豆吃得想吐只为了给你送个生日礼物啊?不是太宰先生,是我啊。

想到这里我又觉得羞愧,太宰先生把我从那种境地中拯救出来我居然还妒忌他,而且芥川也没有要求我去为他做那些事,说的不好听点都是我自己一个人在胡思乱想罢了。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大概是因为胸口的闷痛使然。

“龙之介,你没有什么想要对我说的吗?”我问他。

弄脏了我半边衬衫的鲜血已经不再扩散,芥川的眼神此时竟奇迹般地清亮起来。他的嘴唇动了动,竟伸出手来一把揪住我的领口,力气大得惊人。我被勒得喘不过气来,好像被一气折断了三四十根骨头,手脚都麻了。

“我不想死啊。”他说。然后他慢慢地把手放在腹部那个触目惊心的伤口上面,把头重新挨在了我的手臂上。

你看,这就是我那个奇怪的恋人芥川龙之介——一般人的话,死前应该说再见才对啊。

————————————————

小伙伴说芥川最后那两句话好像有歧义,其实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要死了但是敦最后问他有什么想说的时候才告诉他其实自己不想离开

评论 ( 9 )
热度 ( 11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