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殊途同归

异能者的心理大多都有些扭曲。

就像中岛敦现在想要掐死对他来说有再造之恩的太宰先生一样。

“没事没事,不过是看到什么都是黑白的罢了。”罪魁祸首笑眯眯地拍了拍敦的肩。

“太宰先生体会不到这种感觉就不要随便安慰我啊!这样子我会更难过的!”刚刚到达侦探社打算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却被太宰强行喂了个看上去极度诡异的蘑菇,眼睛一闭一睁,世界就变成黑白的了。

谷崎良心地摸出手机帮他查找了一下蘑菇的资料。“这里说那种蘑菇是原产自非洲的esclam……beer……这个名字好复杂喔……总之就是原产非洲的一种蘑菇。”

虽然敦非常感激,但是这个情报好像并没有什么用。

“哦哦哦这里——服用之后喜欢你的人在你眼里是彩色的。”谷崎往下翻了几页之后补充说,“这里的彩色是指那个人在你眼里是原本的样子。”

“一般的设定不都是服用后自己喜欢的人是原来的样子吗。”敦自暴自弃地用手臂遮住了脸。

“不管怎么说能看得见就行啦。”太宰把敦从转椅上提溜起来,“这是今天的委托,去拿一份情报。搭档是——”

“芥川龙之介。”敦有气无力地说。

“聪明。”太宰把任务细则扔在敦的怀里。“答得那么快我都开始怀疑你喜欢他了。”

敦心说您不用怀疑,我的确喜欢他。他半弯着腰装作不情不愿的样子走出侦探社的门,心里却该死地高兴得不得了,差点就克制不住一步一跳地进电梯了。

来到这个时候,照理来说敦应该回想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喜欢芥川以充实文章内容;可惜他本来就年轻,做事难免不经大脑,也许契机就是“哦天他帮我挡子弹的样子简直帅飞”,当下脑子一热就坠入了爱河——有个太宰治做同事就难免会学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字句。如果还想凑点字数,敦应该顺势回忆起芥川令人动心的每一点;可惜写这篇文的作者向来任性,写多少是多少字数算个球,所以芥川令人动心的点大概就是“腰细”“腿长”妈呀他叫人虎的声音真好听”。

敦心里像有老虎爪子挠啊挠啊,痒得很。出租车停下来的时候他深呼吸了一下,付了钱之后再深呼吸了一下,这才打开车门下车。约定的地点就在不远处,敦小跑着过了去。黑白的视野让敦非常不习惯,即使虎眼敏锐也不见得能够在一瞬间精准地辨别出颜色相近的黑白画中的景物。

“太慢了。”芥川的声音骤然响起。敦四处张望着想要寻找他的身影,却见芥川的脸忽然显露在空气中。不带身子的。

“怎么了,像见到鬼一样。”芥川皱眉,又向前走了几步。敦这时候才发现他刚刚靠在一堵墙上,和周围的阴影融为一体了。他眨了眨眼睛,没来由地有种窒息的感觉——芥川并不是彩色的。意料之中啊,两情相悦这种东西本就是三流小说的套路,何况对方是无口无心无表情的恶魔*。那只老虎却悠闲地甩了甩尾巴,呲了呲牙露出犬齿来,好像在嘲笑着什么。

敦想着想着脖子忽然一痛,低头看时发现罗生门化为尖刺抵在了他的动脉上。

“收起你那个傻乎乎的表情。”芥川冷冷地说,“我不需要一个会走神的……搭档。”他似乎是磨着牙才说出了这个词。

年轻人的忧郁来得莫名去得更莫名。敦被威胁般地轻刺了一下,有点恼火。“如果不是太宰先生的要求,我才不会跟你搭档。”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芥川收起罗生门。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却是不约而同地向着任务地点走过去。敦一边走一边憋屈,但他能有什么办法呢,芥川又不是彩色的,这也不是告个白就能解决的问题。芥川走在敦前面,敦就一直盯着芥川的背影看。不知为何,他觉得芥川看上去比平日要顺眼得多。

任务不算太难,只不过是因为敌方人数较多有点麻烦。敦一边将一挺机关枪扭成两截,一边把面前的人拍晕,后面芥川那边声声惨叫闹得他心烦。长时间看着怪异的黑白景色让他的眼睛很不舒服,甚至有点眼花。他不由自主地停下来,狠狠闭了闭眼睛。

“不要走神……!”敦还没反应过来,背后一股怪力击来,直接把他打飞到几米开外的一堵墙上。敦猝不及防地被狠拍在墙上,当下前胸一闷就是一口血。

他挣扎着爬起来,正打算回敬一拳的时候发现罗生门将一个人扎了好几个对穿,那个人的手里拿着看上去被暴力改装过的冲锋枪,枪口正对着他刚刚站的那个位置。

敦站在原地半张着嘴,看着芥川走过来。黑色外套轻响,转眼间芥川的脸已经到了敦的眼前,左手绕过他的腰侧伸到敦身后去,领巾几乎要戳到敦的领口里面去。敦还没来得及脸红心跳,芥川的手就嗖的一下揪起他的尾巴拉到前面来。罗生门化作一只小小的颚,对准黑白相间的尾巴狠狠一啃。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神经末梢密集的部分被虐待自然是受不了的。“你这个疯子啊啊啊!”敦一下子抽出尾巴跳开,对着芥川怒吼。站在一旁的芥川表情平静如水不说,那只小小的颚吧唧吧唧嚼了几下之后,居然摆出一个要吐的动作。

“只是警告。”芥川抬起了下巴,“下一次走神我就刺穿你的心脏。”那只颚像是其主的情绪一角,在重新化为黑色外套之前还不忘示威般地咔哒一下两排小尖牙。

敦气得几乎咬碎一口白牙。“没有下次了。”他恶狠狠地回敬,心说迟早有一天从身体和精神上一起打败你。

藏着文件的办公室门早就被鲜血泼了几遍,敦将它踹开之后一眼见到了嵌在墙体中的保险箱。他三两下拆掉箱门把它扔到一边,伸手拿起里面的文件,翻了翻确认无误之后站起身来。

“走吧——诶,你脸上有伤口。”敦把情报夹在胳膊底下,转身时一眼瞥到芥川脸上一道鲜红刺眼的血痕。芥川没反应过来愣住了,于是敦自然而然地走了过去,伸出手用拇指擦了擦那道伤口。下手的时候他的心轻轻抽了一下,因为芥川的脸真是出乎意料的软,而且凉凉的,有点像豆大福初入口那种感觉……这个比喻好像有点不恰当。

“喏。”敦把指腹上的血亮给芥川看。

芥川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脸上的伤。紧接着敦的腹部就一阵闷痛,身子在一秒之后飞了出去砸在了墙上。他被揍得脑子嗡嗡直响,地上变形的保险箱门又给他造成了二次伤害。

“你发神经啊?”敦猛咳了几下,用手撑起身子来,刚刚准备好的愤怒的眼神却被芥川的一个小动作逼了回去。

真的是非常微小的动作;但虎眼没可能看错。敦将视线投向芥川的一瞬间,看到芥川用手轻触着那块被染成血色的皮肤,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什么。凭着直觉,敦觉得那个眼神并不是单纯的发呆而已。脑内逻辑推理一番的敦回过神来却只瞥到芥川的衣摆消失在门边,赶紧在地上一滚爬起来。

“这家伙……”敦有些郁闷。芥川的性格太别扭了,都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敦小跑着打算跟上,芥川的步速却比平时快了许多,每当他一靠近,芥川就会再次加快脚步。

敦心说搞什么啊,有这么讨厌我吗?那只老虎舔舔爪子说你看漏东西啦,眼力真差。敦这才想起来刚刚给芥川擦脸的时候的确有点怪怪的,好像跟周围的环境有些不同……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一抬头,芥川正往左拐,侧脸上一道鲜红刺眼的血——

鲜红……刺眼?

敦的心跳因为这个想法乱了几拍。他使劲摇了摇头。不会的不会的芥川没可能喜欢自己他又不是原本的样——

……芥川原本的样子就是黑白色啊!

此时敦身前的芥川的身影愈渐明晰,仔细一看他放在身侧的手虽然苍白,但跟周围的景物中的白色还是有一定差别的不是吗?意识到这一点的敦感觉自己的心脏雀跃起来,全身细胞都好像要开庆功宴一样叫嚣起来。

——冷静,你们给我冷静。敦强迫自己这么想,可他心知肚明这个想法根本站不住脚,因为他的嘴角已经不受控制地扬了起来。

“芥川——喂,给我站住!”敦努力控制自己的声音不要高兴到发颤,一边朝前面的芥川喊叫。芥川竟然加速跑了起来,闪到最开始碰面的地方不见了。敦有些气恼地捶了捶膝盖,刚才被保险箱门硌到以后它就一直隐隐作痛;再加上他的视野还是该死的一片黑白,目测已经无法追到芥川了。

——诶哟,跑掉了。老虎闷声怪笑了起来。——真没用啊。

敦不甚在意。——没关系,现在乱来的话有可能会吓到他的,以后日子长着呢。

老虎的胡须微抽。——说真的你这样子像个变态。别想踩我尾巴……去吃茶泡饭吗?

敦想了想,嘴角又不由自主地扬了起来。——不了,不吃茶泡饭了。

老虎诧异。——喔,这不太像你啊,明明之前一天三餐吃茶泡饭吃到饱都不会厌倦的说。

敦心说茶泡饭当然是要吃的啦,不过今晚我突然想吃别的东西调和一下——去买个豆大福好了。




番外

“镜花,你听我说。”敦现在非常头疼,蘑菇的毒性还没过,他看什么都还是黑白的——除了镜花。“你以后会遇到很多对你更好的人,所以……”

“为什么突然说这个?”镜花规规矩矩地把手放在膝盖上,波澜不惊的眸子让敦实在不忍心对她坦白。

“嗯,那个……你看,我比你大几岁喔,所以我能看出来……”敦硬着头皮说了下去。“小镜花你……嗯……你喜欢我对不对?”

“对。”镜花答道,同时她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盖上一抹绯红。

敦的头疼得要炸了。“其实镜花你这只是……唔,对异性……对熟悉的异性下意识的亲近,并不能称为真正的喜欢……”

“我分得清是真的还是假的。”镜花说。

“呃不不不……镜花你先听我说……”敦揉揉太阳穴,“假设我真的和你交往,我……我们肯定要……嗯,要要要做一些羞羞的事情啦。”他狠一狠心丢出一个重磅炸弹,“这可不不不同于镜花的色诱喔!我我我会来真的喔!我会撕撕撕掉你的衣服哟!到到到时候镜花就会会会很痛的哟!”

镜花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所所所以镜花你只要把我当成普通的家人就可以避免这些事情的发生了喔哈哈哈。”敦干巴巴地说。这些话太敷衍了,就连十岁的小孩子都会觉得有假。他把手盖在眼睛上冷静了一下,重新睁开眼睛打算正视镜花——

镜花的颜色,变成黑白的了。

end

————————————————

*漫画不知道哪一话芥芥对那个用红字的人说自己是Diablo..

第六集太宰吃了毒蘑菇的样子真的..mamo你玩得开心就好

以及漫画14话被樋口妹子擦脸的芥芥看上去好软好软啊呜呜呜呜呜呜呜我也想摸摸脸(倒地不起

评论 ( 8 )
热度 ( 1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