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敦芥】你有没有见过那么不要脸的斯托卡

大家都在云门做阅读理解...我很开心!

这个是续abo第三辆车的自黑之作(。






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

↓↓↓↓↓↓↓↓↓↓↓↓↓↓↓↓↓↓↓↓↓↓↓

本文中,敦对于同人文的所有评论都是针对我自己的辣鸡文章,并非指所有的同人创作,笑过就好啦(๑•̀ω•́๑)

↑↑↑↑↑↑↑↑↑↑↑↑↑↑↑↑↑↑↑↑↑↑↑





——————————————

敦痛心疾首。镜花居然知道司机是什么意思了 。他在心里将那个垃圾博主摔打了一万遍——居然无视东京健全条例,公然在网上发布那种不可描述的文章!

事件的起因是三个月前敦无意中看到了镜花的手机屏幕,而后者背对着他端端正正地坐着,严肃得仿佛在看其他国家的政/府工作报告。这姑娘坐在那儿大概也有一个小时了吧?敦这么想着探头过去,刚想问镜花在看什么,眼睛就瞟到了这样一段话。

“……芥川把敦的脑袋摁了过来,毫不客气地将舌头伸进敦的嘴里,敦才想起来要反击。一时间两人都不肯服输,互相舔咬着对方的唇舌,直到窒息也不愿放开。……”

敦的脑后仿佛被人重击了一下。他一下子晕眩起来,胸口泛起一股窒息般的闷痛,心里只剩“卧槽”这个词。且不说那些暧昧至极的用语……写这个的人是怎么知道的?!敦一瞬间感觉非常危险,就像套子被扎了个洞一样危险。

“镜,镜花——”敦清了清嗓子,问,“你在看什么呀?”

镜花头也没回,说:“敦你不是已经看到了嘛。”

……哦对,镜花以前是个杀手来着。敦觉得自己有必要对镜花进行关于过滤不良信息的安全教育了。于是他尽量摆出一副监护者的姿态来,说:“镜花,我跟你讲啊,这种文章只不过是将别人的私生活添点其他东西然后就伪装成自己的想法哦,还是少……”敦说不下去了。镜花正用一种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敦……”镜花的小脸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你的意思是,这些不可描述的东西都是你的真实经历咯?”

“是啊,要不然——”敦叹了口气,忽然反应过来,“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不是这样的啊!镜花镜花你听我解释!”

镜花一脸嫌弃地看着敦。“我懂的。”

之后敦又费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向镜花解释,在那篇十八禁文章里到底有几成是他的真实经历——实际上是百分之九十五,假的那些是比如芥川把腿藏在被子里了这些小细节。但他总不能对镜花说这样的话吧?

本以为那件事已经结束了,结果今日敦对镜花说“镜花啊那个啥我可能要去芥川家住几天你自己小心啊”的时候,镜花一脸平淡地说:“明白了,请加把劲搞出更厉害的人命来吧。”

这令敦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有人在跟踪他!还把各种不可描述的事情放到网上去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万一他被别人下了套呢?万一芥川被别人利用呢?

“……综上所述。”敦捧着碗,一脸沉重地对芥川说,“想问一下你,最近有没有觉得身边有什么可疑的人?”

芥川靠在沙发上看书,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那种事情应该是侦探更在行吧。”

敦低下头去扒了几口饭,听到这话之后鼓着腮帮子不嚼了。他含糊不清地开口:“五也哟还移的文——”

芥川瞪了他一眼。敦赶紧把饭咽下去,说:“我也有怀疑的人,想了想又觉得应该不会,但是思来想去还是他的嫌疑最大——”

“谁?”芥川问。

“太宰先生。”敦说。

罗生门招呼了他一脸——准确地说,是芥川身上的黑色家居服。罗生门能将衣物变成武器,但黑色外套的杀伤力比较大,被吊打惯了的敦竟只感觉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样。他抹掉被糊在脸上的饭粒,嘟嘟嚷嚷地说:“明天去问问太宰先生吧。”omega的信息素根本不下饭。

第二天芥川和敦像黑白无常一样杵在窝在转椅上的太宰面前,把这位先生给吓得不轻。“诶,诶哟……”太宰不动声色地打算逃走,惧于被无常请来帮忙的行刑官只得待在原地。“怎么啦有话好好说呀……”

敦在心里给与谢野点了个赞,清了清嗓子,严肃地说:“太宰先生,鉴于最近发生了一些非常恶劣的事件,我有些问题要问你。你可以选择沉默,但从现在开始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成为呈堂——”

芥川一巴掌拍在敦的后脑勺上。

“打我干嘛!”敦吼道。

“废话连篇。”芥川说。

太宰这时倒是冷静了下来。他在转椅上坐直了些,饶有兴致地看着敦和芥川,笑道:“该说标记大法好吗?你们这样子跟那文写得一模一样——”

敦猛地转过头去。“ ‘那文’?”他追问道,“哪篇文?”

“似乎是个年轻的孩子写的哟。”太宰想了想说,“博客名字叫 泱 的。”

“哦哦哦哦哦天啊又是这个博主!”敦痛呼道。

太宰的眼睛睁得圆圆的。“怎么了吗?”他问。

“好吧太宰先生,实话跟你说,”敦深吸了一口气,“我怀疑你跟那个博主有肮脏的交易——是不是你把那些不可描述的情报交给他的?”

太宰眨了眨眼,说:“是——”

“噢!”敦说。

“啧。”芥川说。

太宰顿了顿。“——才怪啊。”

“噢。”芥川说。

“啧!”敦说。

“我闲得无聊啊?不去找女孩子殉情还去跟踪你们两个偷窥那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只为了给别人提供写作资料?”太宰把自己摊开,叹了口气说,“现在的年轻人真没耐性。”

敦感觉芥川全身上下都充满了得意喜悦的气息。他烦躁地挠挠头,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但是,除了太宰先生以外,就没有什么人跟我们相处得更久了……我连跟踪的人都没有发现过……到底是怎样知道的啊……”

“这样都没被发现,大概是个beta吧。”太宰说。

此时扛着刀的与谢野懒懒地说:“找不到就引出来啊。”她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敦和芥川,“比如你们两个假装约会,亲亲抱抱的时候注意一下周边的beta,看准时机把他揪出来就行了啊。”

还没等敦和芥川有什么反应,太宰就一拍手,笑眯眯地说:“诶这个好!你们可以考虑一下约会三大圣地——小树林,废工厂和墓地!”

“……明明是手术室、ICU和太平间好吗。”与谢野咕哝着说。

敦苦着脸看芥川。“……约吗?”

芥川看他。“……约。”



“注意周围有没有戴着墨镜拿着本子的死宅出现……”敦死死拉着芥川的手,“一发现就上去撂倒他!”

“你再抓紧一点我就先撂倒你。”芥川说。敦愣了一下急忙放开芥川的手,芥川将手抽了回去揉了揉手背。

“对、对不起啊……”敦看到芥川的手上全是自己捏出来的红痕,有些愧疚地想去看看。“嗯,那个啥……疼吗?”他小心翼翼地问。虽然名义上是已经形成标记关系的伴侣,但是芥川并没有亲口说过答应和他交往之类的话,做出这样的事来,敦觉得还是挺失礼的。

芥川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敦赶紧跟上他。

他们在横滨的一座游乐场中装作亲密的恋人,暗中观察着周围的人有无异状。敦首先将目标锁定在了那些一脸病弱的死宅样男子身上。

“你看,那个人看起来像不像?”敦轻轻捏了捏芥川的手,指着一个戴着眼镜、背着书包、拿着本子和铅笔在写着什么的男青年。芥川认认真真地看了看,认认真真地说:“你眼瞎了吗,人家是在写生。”

“喂喂喂你看那个人像不像?”敦又问。

芥川不耐烦地说:“他的伴侣在那边好吗。”

敦觉得有些挫败。戴着墨镜,拿着本子来游乐园的死宅又有多少个呢?他垂头丧气地跟着芥川走,芥川突然撞了撞他的手肘。

“我们去坐那个。”芥川指着不远处的摩天轮。“别摆出那副蠢脸,如果是跟踪的话应该要离得近一些吧?在上面方便观察。”

“哦哦!有道理。”敦一下子精神起来。他们快步走到那边去,跳进摩天轮轿厢里分坐在两边。摩天轮轿厢慢悠悠地拐过最低点,慢悠悠地上升。敦看到有一个女孩子拿着手机上了后面的一个轿厢,她的脖子上挂着一部微型单反相机。

好吧好吧,别人可能是在取景呢。敦赌气般地想。

摩天轮慢悠悠地转了上去,偶尔轻抖几下。轿厢里热得厉害,敦伸出手来擦掉鬓边的汗,不由自主地转过头去,看下面的景致和人,美名其曰观察敌情。

他能看到港口和海。上次被抓到海上去的时候,他满心只想着打败芥川和镜花一起逃出来,根本无暇欣赏海景。而今敦和芥川一起坐在一个闷得要死又热得要死的玻璃箱子里,没有谁在说话,气氛尴尬至极,敦只得将视线投向远处那片海。海水的颜色在近处显出浅浅嫩嫩的蓝色,远一点则深一点,又混进了些清爽的绿,再远就又变成了蓝色,到海天交接的地方就是纯粹的深蓝了。

敦又将头转回去,芥川坐在他的对面,侧着脸看着什么。阳光在他的鼻翼周围打下一层阴影,敦能看见他的瞳仁下部有一个棕色的光斑。紧接着芥川将脸转了过来,无光的黑瞳与敦的视线对接起来。

“看我干什么?”芥川皱眉,“看一下你后面那个女的,我看不清。”

敦哦哦几声转过头去,看到那个女孩子将相机摆在胸前。她看到了敦,笑着伸出手来对他晃了晃。敦赶紧对她摆了摆手,女孩子就将相机镜头转过去对着海边了。

“我猜她不是吧。”敦说,“跟踪狂不可能这么大方地打招呼的。”

芥川哼了一声,说:“天真。黑手党里也不乏用无害的外表欺骗目标的存在——”他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例如镜花。”

敦有些恼怒。“我不想谈镜花的过去,而且那个女孩子不是黑手党。”

芥川眯起了眼睛;敦以为罗生门下一秒就要撕开这个轿厢了,但他等了一会儿之后,那黑色外套还是安安静静地垂在座椅前面。敦感觉奇怪,又不好发问,只得把视线转开。他觉得芥川今天太不正常了。

摩天轮很快转过一圈去,敦跳到轿厢前面的地上,迎面而来的风激得他浑身一抖。芥川随后钻了出来,他抬起头来拨开挡在眼前的头发。敦又看到了那个棕色的光斑。他的后颈上倏忽一阵火辣辣的刺痛,他忍不住吞咽了一下。

芥川注意到了敦的目光,啧了一声问:“你在看什么?”敦这才觉出自己的眼神似乎太过露骨,连忙摆了摆手。“没事,我觉得今天天气挺好。”他有些心虚地说。

芥川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就走了;黑色风衣的下摆拂过敦的手指。敦赶紧跟上他。

“……你还记不记得那个博客的名字?”芥川忽然问。

“呃,记不太清了。”敦说。那个汉字好像很少用来着。

“如果能想起来,大概能查到IP地址。”芥川说。

敦愣了一下。他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敦觉得有些挫败,又有些恼怒:他和芥川假装约会到底是为了什么?但他又生不起气来,甚至觉得有些高兴。

“我想想……”敦叹了口气,“我看到的是泱……还是涣?”他不由得有些焦虑,这两个汉字太难分辨了,他却刚好两个都看过。

“你再想想。”芥川说。他转过头来看着敦,阳光刚好从敦后面投过来,于是芥川的眼睛里就晕开了一块旋转着的棕色,里面映出了敦的影子。敦的脑子一炸险些栽倒在地上,他晕晕乎乎地开口。

“大……大概是 涣 吧。”


end.

——————————————

芥芥的瞳色只是我的妄想!它不是个官设!它不是!

以前经常有人把我叫成阿涣……我不相信他们是无心的,嘤。

另外这篇文里的abo设定根本被我扔到一边去了嘛……干脆设定成标记后信息素日常会变淡发情时才会明显点吧(冷漠.jpg. 

评论 ( 15 )
热度 ( 8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