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敦芥】送你一朵小花


可搭配太中向的《请你喝杯酒呀》食用

————————————

我轻轻敲了敲床沿,说:“你该走啦。”

床上的青年没动,房间里只有医疗器械的滴滴声。须臾,半透明的乳白色的灵魂就从他的身体里挣脱了出来。这个青年——这个灵魂——名叫芥川龙之介。这是我要引渡的灵魂。

他那无光的眼睛垂下,盯着自己的手。“我要死了吗?”他轻轻问。

我迟疑了一下。“是啊。不过好像还要等一会儿……”

“你有见到过太宰治——太宰先生吗?”芥川问。

我愣了愣,随即想了起来。是有那么一个灵魂,他总被什么东西缠在此岸,他总是未到时间的。但太宰治每次都希望快点死去,每次都责问我为何如此温和——我实在没办法,只得将他托付给了前辈。

“以前见过,现在不知道了。”我老老实实地说,“他的命好硬。”

芥川垂着头不动。一道阳光从窗户外打进来,穿过了他的脚。“我还有多长时间?”他问。

“我不知道,也许还得有一会儿。”我说。

芥川坐在那里不动。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要坐在这里等到自己死的时候,他抬起了头。

“陪我出去走走吧。”他自顾自地说。

与人类所想象的不同,幽灵并不是只在夜间出没,只不过在阳光底下无法被看见罢了。我跟着芥川,看着他的脚在地上移动——其实他已经感知不到地面了,走路的样子只是装出来的。他径直穿过一个又一个的人,那些人不约而同地打了个寒战。我拍拍他,问:“你要去哪里?”

芥川转过头来看我。他那显出些许淡墨色的睫毛在阳光下轻轻颤动。他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出声。芥川又转过头去,我跟着他穿过一条小小的巷子。我闻到了红豆的香味。芥川在一家小铺子前停下,一个老妇正拿着一只长柄勺,在她面前的那口大锅里搅拌着什么。深红色的半流质随着她的动作旋开一道漂漂亮亮的弧,又融进了氤氲的蒸汽里。

“这里的红豆沙味道很好,也不贵。”芥川说。

“哦。”我懵着脑子点点头。

“我以前经常和朋友来吃的。”芥川说。

“是嘛。”我说。

芥川看了我一眼,似是在责备我的淡漠。我有些无奈,我的感情在众多死神当中大约算是最丰富的了。我斟酌了一下,问:“你喜欢红豆沙啊?”

“嗯。”芥川说。

“你经常来这里吗?”我强撑着问。

“是啊。”芥川说。

我们都沉默了下来,只有面前的那口大锅咕嘟咕嘟地冒着泡。芥川忽然转身飘走了,我也就赶紧跟上他。小巷子里是静静的,天光从我们头上落下来,衬得芥川单薄无比。这条巷子很短,很快就到了尽头,扑面而来的是发动机的轰鸣和人们的谈笑。我跟着芥川穿过马路,街道两旁的凤凰树被风吹得沙沙地响,发黄的小小的叶子绕着他打转。

“你要去哪里?”我问他。他剩的时间不多了。

芥川没有回过头来看我。我跟着他,一直到他主动停下来。海风很猛,这里是港口。

“我从前常和朋友来这里。”我听见芥川说。

“哦,你刚刚说的那个朋友?”我问。

“对。”芥川说。

“你好像跟他关系很好哦。”我说。

芥川有一会儿没动。“是啊。”

“为什么不去看看他呢?”我随口问。

“他死了。”芥川说。

我被这人噎得有点憋屈。我从来没有见过能这么坦然地说出这种话的人。于是我又抬头去看芥川,他看着泊在港口的货船。他的眼睛——在我看来——是黑色的,无光如软玉。

“可以了吗?”我问他,“你的时间不多了哦。”

“……是这样吗。”芥川没有动。“还想再多看一会儿呢。”我觉得无奈,只好站在那里看着他。不知怎地我萌生出了一点奇怪的感觉——我好像就是那个朋友,陪着他站在这里看海;我应该拉着他的手,小心翼翼地上前去吻他。我不确定这是不是我生前的记忆;我猜大约不是,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呢?

“我死了以后会见到他吗?”芥川问。与此同时他动了,往医院的那个方向飘行回去。

我想了想,说:“如果他不转生,应该是可以的。但是你死了之后生前的记忆会全无,所以你认不出他,他也认不出你……”

芥川一下子停了下来。“你说什么?”他似乎是难以接受地看着我。“我不……我好不容易……”他瞪大了眼睛看我。我愣在那里,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大反应。“等等,冷静……”我试图劝慰他,“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帮你——”

“闭嘴!”芥川歇斯底里地吼道,“他怎能——他怎能这样!”

“不是,我说……”我仍然尝试着使他平静下来,他却好像濒临崩溃的样子。

“我——他!他说过……他说过不让我一个人的!”芥川嘶声叫道,“他说过的!”

风更大了,凤凰树沙沙地响,更多更多的细小的叶子被吹落,铺天盖地地卷来。芥川猛地转身,疾速滑行在人行道上,我赶紧跟着他。在我看来芥川不像是会将一点小小承诺铭记于心的人——不,应该说在我看来,他不像是有那么大执念的人。可他刚刚分明就发了一场大脾气,活像个任性的孩子。

芥川停在一扇窗前,从窗里望进去是躺在病床上的他的身体,那些医疗器械依然在木讷地滴滴响。我小心翼翼地凑了过去,披风不慎勾上了一朵花。我心里着急,只得直接把那花扯了下来握在手里。

芥川忽然转过了身来,吓了我一跳。“你会记得吗?”他的眼神犀利如刀。“你会记得我吗?”

“会的。”我说。

“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吗?”他咬牙切齿地问。

“可以,你说。”我在心里为那位仁兄默哀了一秒钟——他究竟对芥川做了什么?我等着芥川说话,可他又不说了。他慢慢地飘到自己躺着的那张床边坐下,鬓发垂在他的眼睛旁边。我看着看着,忽然感觉时空被扭曲,芥川的灵魂渐渐地被拉长,渐渐地变为虚无——他就要死了。我站在一旁,芥川忽然抬起头来看我,他的眼睛如黑色的软玉,那上面流动着些暗暗的光。

“……帮我找到中岛敦。”他的话如同一声叹息,轻飘飘地被掷在空中,像鸟类的绒毛一样四散。那些医疗器械随之发出长长的滴的一声,我转头看,电子屏幕上是一条平直的红线。

他说的是我……他说的是我。

我想不起来,我想不起来生前究竟与芥川有何联系;但我总觉得,若我还活着他也未死,我应当送他一束漂亮的玫瑰花,念一首自己写的拙劣的情诗,去亲吻他发红的耳尖——应当是这样的吧。我这样想着,俯下身去拿开芥川脸上的呼吸机面罩,用手摸了摸他的脸。他的脸部轮廓是那样的熟悉,好像已经融进了我的血脉之中。他的睫毛说不上长也说不上短,但感觉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仿佛我无数次地凝望着它,凝望着那下面的如黑色软玉一般的眼。

我直起腰来,一时间竟彷徨得不知有何处可去。我握了握拳,感觉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似的——是我刚刚扯下来的那朵花。花是白色的,透着一点点萎靡的淡黄。它的花瓣不规则地卷起,像是已经枯萎了;但它开得那样盛,怎么会是将死的呢?

我想了想,把那花放在了芥川的枕边。

end.

————————————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儿……敦敦的花是荼蘼,花语是末路之美(。趴着码文腰会断掉,大家千万不要模仿。

那啥谢谢群里的大家帮我想梗!但是我忽然就想起了荼蘼所以……!

这篇文里有用了一下类似于野良神的设定,原设是知道了真名之后会变成妖怪,这里的设定是死神的长相无法被普通人看到,被普通人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之后就会消失从此无法转生……也可以理解为普通人一旦知道了来接自己的死神叫什么名字就不会死啦蛤蛤蛤←扯蛋

小伙伴说这样的死神一点也不酷炫(。

↑上面一段话都是我复制粘贴的没错别打我(抱头蹲防

评论 ( 15 )
热度 ( 9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