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敦芥】晴时雨


那啥我来交稿(。

——————————————

晴天怎会下雨?

敦看着那天,天蓝得要滴出水来;他又看着地,地上的水洼晕起一个一个的小涟漪。

他待在这里太久了……他想要出去走走。于是敦转过身去,跑到一个角落里拿起了伞。那是把米色的纸伞。他是喜欢这把伞的——他看上去密不透风,摸上去光滑而柔软,伞骨笔直,伞柄柔韧,材质极佳。敦是打心底里喜欢这把伞的。

说起来这把伞还曾经救过敦呢。敦的家外面常有一只寒鸦停留。有一次,敦一出门,那只寒鸦尖啸着飞扑过来,敦猝不及防被他的爪子狠狠抓了一记,疼得眼泪都出来了。他挥起手边的纸伞去抵挡,寒鸦居然将翅膀一斜,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敦愤愤地回到家里,窝着好几天都不出来。他讨厌那只寒鸦——他既没有拔下那只寒鸦的羽毛,又没有拿弹弓去打他呀!这只寒鸦究竟是为什么要无缘无故攻击他呢?

他窝着窝着,外面下起了雨。一开始只是很小很小的,后来一下子就变得狂暴起来。敦窝在那里,忽然听到窗子上有轻轻的咔咔声。敦伸头一看,竟然是那只寒鸦。他的羽毛全被淋湿了,冻得瑟瑟发抖。敦心想不行,我不能放他进来——他是怀着一点恐惧与一点恶意的。寒鸦偏过脑袋,用黑琉璃一样的眼睛瞪了他一眼,展开翅膀扑棱棱飞走了。天是灰黑的,死死地压在屋子上,压在寒鸦的翅膀上。

敦抱着双膝,没来由地就开始想,寒鸦到底会去哪里避雨。他摇摇头,不愿再想了。他觉得有一点点愧疚,又有一点报复般的快感。

这不对。敦把脑袋挨在松软的枕头上时想着。这不应该。

后来,雨慢慢地小了,可还是没停。敦开始担心那只寒鸦——他在哪里避雨?在哪里找东西吃?他有没有受冻?他死了吗?敦想出去找他,可一想到自己曾将它拒之窗外,他就自责得抬不起头来。

花,花。敦唤道。我该不该去找他?这是敦在还没下雨的时候采回来的,当时她差点被寒鸦吃掉。紫阳花没有说话,只是在小瓶子里慢悠悠地摇晃着。

敦去问他的笔记本同样的问题,笔记本的纸页边居然划破了他的手指头。敦把手指头含在嘴里,委屈又恼怒。他只不过是想去找那只寒鸦而已呀!

后来雨依旧是没停,敦在他家的窗台上看到了寒鸦。寒鸦愤愤地叫着,伸出爪子挠他家的窗户,还用身子来撞玻璃。敦有点害怕,但此时一道闪电极突兀地出现,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巨响。雨更大了,随着风刮到任何地方去,也刮到了窗户上。寒鸦身体紧贴着窗户,倔强地不来看敦。敦觉得自己有点无情。他咬咬牙,打开窗户把寒鸦捞了进来。寒鸦全身都湿漉漉的,只有黑琉璃一样的眼睛仍旧。寒鸦慢慢地偏过头来看了敦一眼,傲慢地将视线转开了。敦把寒鸦放在桌子上,提心吊胆地给他擦干了羽毛。寒鸦站在桌上一动不动。

雨小一点的时候,寒鸦飞过来用小爪敲敲窗子。他侧过脑袋,用一边的眼睛看了看敦。

“你想出去?”敦问。

寒鸦看着敦。

敦迟疑了一下。“你看……雨还在下呢。”

寒鸦低下脑袋,在窗檐上磨了磨喙,又抖了抖脑袋,再次抬脚敲敲窗子,不耐烦地叫了两声。

“你可以留下来,等到这雨停了再……”敦没再说下去了。他走到窗前抽起窗栓,把窗子打开。寒鸦俯下身子调整了一下尾羽,嗖的一下就滑了出去。

……再见。敦看着那道黑影拍了两下翅膀,在心里说。敦知道寒鸦是不会为了他一个人留下的;他有风和雨相伴,何必拘束在这小小的屋子里呢?

敦面朝下扑在枕头里。他不知不觉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站在一丛一丛的荆棘中,被大雨淋了个满头满脸。他仓皇地转头看,却见天边一隅被黑色的聒噪的东西覆盖着;那是一大群寒鸦。转眼间寒鸦们就如狂潮卷来,绕着他疾速滑行。他惶恐地看着那些寒鸦,试图从那些簇拥纷乱的羽毛中找出一点熟悉的东西来。是的,他记得是一点白色;一定有一只寒鸦,眼角处是一抹杂乱的白色。寒鸦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他颤抖着睁大了眼睛。

有了!总是混在闪着不同光泽的黑羽毛中的一点点的白色。他伸出手去,与此同时鸦群的速度慢了下来,让他足以看得见那只眼角微白的寒鸦。

他看到了。他看清了。他抖着手去摸那只寒鸦的小脑袋。

“你还好吗?”他悄声问。

那只寒鸦咔嗒了一下他的喙。紧接着鸦群如一阵瞬来即去的暴风,倏的一瞬散去。敦猛然抬起脸来,心跳声大得他自己都听得见,身上全是汗。他在那里呆了一会儿,感觉这一梦长得像是过了一整个世纪。 敦爬起来,感觉头晕目眩。他转头看窗外,雨还是在下,但已经小了很多;他还隐隐约约看见有温软的阳光斜斜铺在地上,映的那些小水洼明丽活泼。敦觉得他待在这里太久了……他想要出去走走。于是敦转过身去,跑到一个角落里拿起了伞。那是把米色的纸伞。敦捧着他看了看,感觉自己似乎是在做什么极其重大的决定。最终他右手握着伞柄将伞尖朝下,左手推开了门。

推开门,外面是清爽的凉意。敦把伞撑开,跳到了屋外。他看着那天,天蓝得要滴出水来。敦忽然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咔嗒声,他急忙扭过头去。他的窗台下面是一丛美人蕉,开了一红一黄的两朵花,雨水将她们洗得温婉漂亮。敦一眼瞥到一条黑尾巴缩到美人蕉的叶子下面去,他赶紧踩着水过去蹲下,掀起美人蕉的叶子看。寒鸦站在花叶下面,歪着头用一边的眼睛看着敦,敦看到他的眼角那抹漂亮的白色。

“你还好吗?”敦悄声问。寒鸦叫了两声,拍了拍翅膀。敦仿佛受到了什么力量驱使,他握着伞柄的手在发抖。敦小心翼翼地向寒鸦伸出手去,他看到美人蕉的叶子抖了抖。寒鸦轻轻啄了啄美人蕉的叶子,跳到了敦的手里。敦将手缩回来;他的手心温热,那是寒鸦的体温。

雨停了。接下来会是一个大晴天。

end.

——————————————

这是敦敦从暗恋到告白的心路历程www

寒鸦是芥芥,伞是哒宰,花是镜花,笔记本是国木田,美人蕉是红叶和樋口,应该都看得出来吧……如果看出了太敦要素……嗯,你的错觉(。

怎样!是不是很甜!喜欢就回复我呀!跟我讲话!

评论 ( 10 )
热度 ( 6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