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南之夏1

干。

诚学子·嘲:

BSD写手拟文野设定的放飞自我之作,剧毒注意注意注意!!!


出现角色是阿泱 @泱 。先po个设定:


顾泱(原形 泱) 男 23岁 黑手党游击队队长 能力名:六星弑(出处 敦芥-《六星爱恋》)


向嘲(原形 嘲臆) 女 22岁 密医 能力名:金鸣鬼语(出处 原创-《金鸣鬼语》)








踏出舱门的那个瞬间向嘲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盖了一脸,差点没一个趔趄。她一手扶住背上晃晃悠悠的背包,一手五指并拢在自己脖颈边猛扇——天朝妖都当真名不虚传,与赤道还小有距离,就有传闻冬天尚温暖如春,更别说现今正值盛夏时分;果然我不该在这个大热天跑来这里,简直是所谓“吃饱了撑着人士”的个中高手。


——所以要好好压榨东道主,以此慰藉我一颗被酷热伤害的心。


她游魂似的飘下楼梯,脚下金属台阶哐当哐当响得异常躁动,背包上金属拉链也叮叮当当响成一片。向嘲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是恍惚的,因此当她看到那个艳阳之夏仍一身黑漆漆地杵在不远处的人时,又恍惚以为自己已经热到产生幻觉。于是她眨眨眼睛,冷静地与黑衣青年擦身而过,继续往摆渡车那儿走。


顾泱的嘴角抽了一抽,当机立断伸手揪住她背包带子。


“哇你就打算这样对我视而不见吗,好过分啊亏我还特地来接你。”


向嘲脚步一顿,然后跟上了发条的人偶一样缓慢地转了过来,面朝他扯出一个没心没肺的笑:


“不好意思啊dear,我以为你是海市蜃楼呢。”


他们转身朝摆渡车走去,向嘲拎着她唯一的行李(也就是一个黑不见光的防水布登山包)走得好似PvZ中的僵尸。顾泱毫无身为在场男性兼地头蛇的自觉,对老友的惨状冷眼旁观,还出言嘲讽:


“你是被热傻了吗。这是我们这儿的日常天气你最好早点适应。”


“傻你爸爸。这么毒的太阳照着还觉得不热那是天赋异禀,更别说你还穿得黑不拉几的……”向嘲死气沉沉地一翻白眼,“哦不对,你身为东道主竟然没有帮我接过沉重的行李嘘寒问暖一下然后带我去吃点千叶豆腐来克服一下水土不服?”


“我看你挺有精力的啊不需要我嘘寒问暖,别告诉我你就这点破体力。”顾泱伸出手指头调整了一下夹在T恤领口边的眼镜,“你自己也是一身黑好吗有什么立场讲我!况且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换成黑衣服来接你好吗,你不能让我一身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地来接机啊,太恶俗了。”


向嘲眯着眼睛,把视线从不远处的阴影里转回来。顾泱虽说在笑,但那笑容还是颇有点惨淡的意味。太阳太烈,导致他苍白的脸色都给照得金灿灿的,向嘲又怕热,这样一来才忽略了这人的状况。仔细嗅一下其实就能捕捉到空气中那股淡淡的血腥味,金属的味道漫入她鼻腔,极微量的金属元素逃逸到空气里,薄雾一样浅浅散开。


“看在你是伤号的份上。”向嘲叹口气,“左肩?子弹还是刀伤?”


“嗯。”顾泱侧了侧头,“算是子弹吧。”


“算是?”


“到之前我去清理某个毒贩子的狗窝。”他解释道,“他们有流弹——当然我把那玩意儿切碎了,不过碎片挺厉害的......其他的事情到车上再说吧。”


“行。哦对了事先声明,我觉得你有必要去找找你组织的医生或者你们本地的密医。”向嘲瞥他的肩膀,那一片黑色之中隐隐约约有暗红,“我没带工具箱来,就带了我身家性命。”


“医疗工具箱这种东西才应该是你的身家性命吧?还有,你在广州吃喝嫖赌……啊不,吃喝玩乐还要靠我呢,不能治伤要你作何用?电子产品可以买,医疗工具不可无。”


“反了!我可以把你家菜刀改装成医疗工具但我不像你们有钱人随便就能电子产品买买买,我的电子产品是我人生至上的身家性命好吗——不对,敢情我在你眼里居然就是个医疗机啊!友谊的小船呢!”


“别瞎想想。”顾泱笑出声,“整天沉迷网络,小心变成年轻女版葛优。”


“五十步笑百步!二十三的大老爷们儿还天天吸毒好意思说我?呿我好歹不吸。”向嘲本想一巴掌抡他胳膊上,猛然想起他肩膀光荣负伤,只好硬生生半路把手折回来,手势仿佛埃及舞女。


顾泱看神经病一样看她一眼。向嘲被他看的毛骨悚然,一瞬间脑子短路,伸手一戳竟精准戳到他伤口边缘,不出意外触到一手温热湿润的红,然后她的话就这样不受控制地飙出来:“等等你不会自己包扎一下吗居然就这样跑出来还有没有一点身为伤号的自觉啊虽然这样我很为我们的革命友谊感动啦但是你是不是傻——”


“傻你妈妈啊你要谋杀亲哥吗!!!”




向嘲觉得自己不能好。经历这种从空调房到暴晒再到空调房再到暴晒的大起大落,她觉得自己简直像走过刀山火海。她本以为东南沿海的福州和厦门就已经够热,不想中国最南端的城市之一给了她一记会心一击,简直堪称热党的楷模,寒党的arch-enemy。


想到这里她又伸手将车内空调调低两度,电子屏上顿时显示出触目惊心的16°C。刚刚被暴力治疗爱抚过的顾泱本来作葛优状半死不活地瘫在副驾驶座上,看到她这一动作顿时魂飞天外:“停停停快给我调回25°C啊!嘲嘲你冷静点好吗你旁边还躺着个伤患哪。”


向嘲回过头怜悯地看他一眼:“我不理解你们这些暖党。”


顾泱说:“我不理解你们这些寒党......所以你快点调啊。”


“......哦。”向嘲说。


她伸手把温度调回18°C。顾泱见状恨铁不成钢地“呿”了一声:“二十五!25°C啊!你要我命吗你是医生耶。”


“黑市医生拿钱办事况且你命大死不了。19°C不能更高。”


“你在广州这几天都得我养着好吗我可是免费把房子和你分享啊。23°C不能更低。”


“开玩笑,我就算穷也没穷到身无分文,就算身无分文我也能想办法给搞到钱。20°C极限了。”


“你一个人知道广州哪几家饭馆好吃吗?我还可以充当导游啊,我好歹也是从小满街跑的人,全城特色和星级我都懂哦。22°C!”


“二十一!”


“好的成交,友谊的小船比金坚。”


顾泱看着金属按键自动按下、温度一度一度往上爬的景象,没来由地生出赢得了一场重大战役的胜利的满足感和那么一点点的像智障的心情,还有种幼稚小学生做了一笔几块钱的交易的成就感。








TBC.




阿泱阿泱你快接下去hhhhh越毒越好!!!




我下次更新要么是这个要么就是太中了x希望自己还有写同人的动力x

评论 ( 5 )
热度 ( 34 )
  1. 浪漫主义厚切三文鱼愿轻 转载了此文字
    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