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太中】监护人先生


军训前最后一发

——————————————

“根据调查来看,这男孩在他亲生父亲闯进来并杀死继父和母亲的时候刚好从卧室里出来,过度的震惊使他僵立在原地;所以,非常幸运的是,他那磕了药的生父并没有发觉他,而是径直转向夫妇俩的卧房寻找值钱的东西——当然,他们家的羊毛地毯和男孩身边墙壁投下的阴影也有一份功劳。”梶井扯了扯他的那条大围巾,“而据那男孩的口供,继父与母亲平时都对他很好,所以我们完全有理由想象到,他在亲眼目睹了那么血腥惨烈的场面之后,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嗯。”中也托着下巴点头。“继续。”

梶井撇了撇嘴,干巴巴地说:“所以应该以过失杀人提起诉讼,并基于犯罪嫌疑人未成年与家庭环境因素适当减刑。”

中也等了一会儿。“……没了?”他问。

“还想怎样?”梶井问。

“那行,这事就移交到检——”中也忽然发觉梶井好像有些不对,于是硬生生将嘴边的话憋了回去。“怎么了?便秘吗?”他问。

“你才便秘。”梶井恶狠狠地说。“我在想……把这孩子扔到监狱里去的话会不会太过分了点?”

中也啧了一声。“他好歹也杀了个人。”

“那是因为他的垃圾老爹。”梶井说,“我只是觉得有点可惜。”

“可惜什么?”中也嗤笑道。但他忽然发觉梶井的眼神有点不对,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同梶井一样有着双重身份的中也从同僚的眼睛里捕捉到一丝异样,刹那间他的脑中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答案。

“不会吧?”中也摇摇头,“他才十二岁诶。”

“十二岁才难能可贵。”梶井严肃地说,“你知道我去的时候他在干什么吗?他将母亲与继父的手叠在一起并且没有破坏现场其它证物,报了警,打开门坐在阶梯上,我下车的时候他已经举起了双手,冷静得就像真正的凶手——呃我是说,蓄意那种。”

“你小点声。”中也瞄了瞄路过的一个警员,“我们来这儿是选拔人才——”

“——他就是个人才!”梶井激动得抬高了声音,中也赶紧踹了他一下。“……对不起。但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这个部门干的都是上不得台面的脏活儿,谁管年龄多少?而且那个孩子真的是少见的冷静啊!还省了入门步骤。”

“别提入门步骤。”中也啐了一口。“那玩意儿恶心死了。”

“所以!就他吧!”梶井说完又贼兮兮地凑到他耳边说,“我调查过了,那孩子的亲属都不愿收留他。”

中也摘下帽子,又烦闷地将它扣在头顶上。“我去问问。”他咕哝着说,匆匆走去推开审讯室的门。比同龄人要瘦小一圈的男孩正垂着脑袋坐在椅子上。一听见有人推门,他那颗头发乱翘的黑脑袋便慢吞吞地抬起来,露出了一只沉郁的棕黑色眼睛——他的右眼被生父砸伤了。

中也回想了一下。“——太宰治。”他盯着男孩的脸以确认自己没有记错。太宰温顺地点了点头。

“眼睛还好吗?”中也随口问。太宰又点了点头。中也觉得有些尴尬,干脆直接说明来意。“你的亲戚都不愿意收留你,所以我想将你作为优秀的新人引荐给我的上司。”

“……为什么?”太宰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像瞳色一样,仿佛是被一块白布轻轻地掩上。

“没有为什么。”中也说。

太宰仔细地打量着他。“你们是做什么的?”他问。

“一些不能由政府出面的脏活儿。”中也抱起双臂向后倚在椅背上。他有些惊讶地看到太宰眼中闪过一丝亮色,心下不禁赞同梶井的眼光——这孩子能用。“啊,顺便,你不用担心住宿或者伙食,我会负责帮你弄到的。”

“要多长时间?”太宰问。

“我猜……半个月?”中也心算了一下部门内工作人员对于非暴力任务的工作效率,最终咬咬牙得出一个略显紧张的时间。

“那这半个月我住哪里?”太宰又问。

中也咬着下唇思考了一下。“如果你没问题,可以先住我家。”毕竟旅馆成本高,不一定能报销得了;而梶井声称自己正在与法医女友同居,所以最终还是他这个单身人士比较合适——好在太宰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不讲道理的青春期少年。

“行啊。”太宰说。他那形容憔悴的小脸上露出了一点点喜色,嘴角翘了一下又躺回去。中也觉得他这笑颇有些凄惨的样子,刚想开口问一下怎么回事又觉得不太妥当,硬是将伸出的手压在了帽子上。他正想找个理由出去跟梶井接头,又一时脑梗,外人看上去就像是在太宰干瞪眼。

“你多少岁了?”太宰忽然问。

“嗯?”中也心想这也不是很重要的事,“二十二。”

“喔……”太宰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中也刚想问是不是因为外表看上去非常稳重所以对偏小的年龄产生了质疑,脑内编排的一出戏剧还没完,就听见太宰幽幽地说一声:

“好矮。”

end.

——————————————

这玩意儿估计是没有后续了,趁早散了吧嗯。

周六见!

评论 ( 4 )
热度 ( 12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