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敦芥】发病


咸鱼蹦跳在最后一个早上。

——————————————

“来打架吗?”

敦瞥了芥川一眼。

“别傻了,给我躺着去。”他说。

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性情反而变得暴躁起来,不如年轻时一般和顺了。从前身子骨壮实,见面就打,不见面就脑内幻想如何吊打对方,仗着年轻倒也没什么;然后就变得谨慎而安定了,似乎是算准对方不会轻易打过来,其实是因为积累下来的那些暗伤全都暗搓搓地冒了头;再然后就是现在,病来如山倒,倒啊倒啊,把骨头压脆了、关节压松了、眼睛压坏了,于是一天下来有四分之三的时间都得躺着。

“我做了梦。”芥川说。“梦见年轻的你了。”

“嗯。”敦回答道。“感觉如何?”

“比现在好欺负。”芥川说。

药罐子里咕嘟咕嘟响。草药味被扇子拍开,又聚拢在一起,落在榻榻米上时又飘得到处都是。它们攒着攒着,堆到了天花板上。敦很喜欢这种微苦的味道,闻着心静。尤其现在入冬时分,天气一日比一日冷药罐子下面的小炉可以取暖。他可以坐在这火炉前一整天。

“喝。”敦把碗推到芥川面前。后者盯着碗里棕黑色的药液看了一会儿,从棉被里伸出只细瘦的手来端起了碗,另一只手随后扶上。棉被里挺暖,外面的空气挺冷,激得芥川的手背泛出了点白色,指甲和指尖却还是粉红的,倒叫人感觉到了些生气。

芥川将碗递还给敦,两边脸颊给热气熏得微红。敦接过那个碗,心想道这人果然是比以前好欺负。

end.

——————————————

珍惜现在的甜饼……一个月之后就会变成刀了(。

这是摸鱼,点文什么的容我慢慢想嘛x

评论 ( 1 )
热度 ( 7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