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瞎逼逼

有一件在你们看来有点狗血的事情,不完完整整地说出来总感觉有个疙瘩堵在心里。

是这样的,从前我暗恋过四个人;在我满溢得无处可倾泻的爱意如化学中和反应试验中酚酞由红色变为无色一样快地消失的时候,第四个人来找我,说他从以前就开始喜欢我了。我心说厉害了我的哥,只看心灵不看外表您还真是早恋人群中的一股清流,于是极爽快地说谈恋爱行啊你什么时候不喜欢我了就跟我讲一声,我不喜欢别人瞒着我——啊当然到时候我会给你唱分手快乐的哈哈哈。他好一阵子没回我,然后才说,你好随便啊。

我随便吗?应该是挺随便的。这么随便地想着的我随便敲了几个字,说是啊是啊因为已经看开了嘛。此后也没什么,就是休息时间跟他聊天,聊到没时间肝我的战术人形们。这么聊了两天我就有些厌倦了——我有时想长弧,可是我没忍心无视他,因为看那家伙好像很高兴的样子。然后让我不安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一觉醒来发现他给我写了好长一段话,内容大概就是说我见到了他最落魄不堪的样子也觉得性格和我相差无几所以想要跟我过一辈子云云。

一般女孩子看到如此告白应该都激动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了......我只觉得害怕。谁他娘的能保证一辈子?桂妮维亚尚且会与兰斯洛特坠入爱河,又有谁真的能做到一辈子只看着一个人?也许有的,不过寥寥。于是我对他说咱们别做情侣了成不爸爸我受不起啊,他说行呗,然后我们就再也没说过话。他是一个会因为虚拟角色与当时正在交往的女朋友分手的人——说这句话不是因为我觉得那样荒谬,而是他与我的属性根本不合。之前在空间看到别人写梗,欧美风的梗,其中有一条是“我能忍受包办婚姻的原因是你很有钱而且热辣得要命”。我觉得我还是适合包办婚姻啊,因为你一点都不了解我,而我也不想了解你。


算了等下写篇敦芥,好久没写了好像

评论 ( 13 )
热度 ( 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