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秘密情人
Powered by LOFTER

She used to be a princess


※mcu海拉中心向,背景是雷3之前的事情

※没有考证乱jb写



“海拉。”

她认得这声音;是九界之王,天父奥丁。她的父亲。她跑过去。

“您带回了什么?”她问道。她期盼父亲征战归来的一个原因,是她可以得到阿斯加德所不能见的一些小玩意儿作为礼物。她踮起脚来,扳开奥丁的手掌。里面躺着一颗银灰色的石头。

“这是一颗濒死恒星的核心——的一部分。”奥丁说。

“它真美。”她赞叹道,又意犹未尽。“仅有它吗?”

奥丁叫她作贪婪的小狼。

“还有更多的,都在箱子里。”他对长女说,“我要将它送给你作成年礼物。”

“我还有多久才能成年?”她等不及了;等不及做一位真正的王储。

“不久了。在那之前,你要学习更多。”奥丁说。

“我遍览阿斯加德的藏书;母亲教给我的法术,我也已经全都学会了。我还有什么不足之处吗?”

“一国之君不能只是待在宫殿里。你需要聪敏的思维、强大的法力,更需要强健的体魄。”

奥丁果真用那颗恒星的核心给她打造了一个锤子;她也用自己的实力举起了它。她爱这武器胜过在衣柜里堆满灰尘的绸缎和蕾丝,胜过滚落到床底的珠宝,胜过奥丁带回来的小礼物,胜过第一次打倒对手的喜悦。



“海拉。”

她知道这声音。

“你准备好自己搜寻礼物了吗?”

“是的,父亲。”



“海拉。”

她听到这声音;但她在生闷气。她不愿意放下武器,去当什么阿斯加德的公主。母亲正在孕育一个孩子;万一那是个男孩,她岂不永远要当什么荒唐的公主?

所以她恳求奥丁:“父亲,我们为何就此停步?九界大半已经臣服于阿斯加德,此时是统领全宇宙的最佳时机。”

她相信自己未出生的弟弟(或者妹妹),会十分乐意接受一颗星球的封地。

奥丁却说:“一位明君不应该挑起战争。”

她的每一根头发都因这句话震颤。

“明君!明君!您要做一位明君了;我此前做的一切,岂不都是为了您?掠夺,将血与泪作为当作对自己的奖赏——不要忘了是您教我的。可是如今,您说一位明君不该挑起战争——这样,我岂非是个暴君?”

她在奥丁的王座之下吼叫着;但奥丁让侍卫将她捆起来,送往监狱囚禁。她的锤子不在手里——它被没收了。她的尖叫响彻整座宫殿。

“我听你的话,为你战斗了!

“我杀了每一个我能见到的敌人!

“阿斯加德如今的领土没有我的功劳吗?

“噢!我明白了——你在害怕!

“你害怕我会像杀掉每一个死在我手底下的人一样——

“——杀了你!!!”

她被锁进一个单人牢房;咒语由弗丽嘉亲自设置,把守士兵无时无刻不握紧长矛。好在她还有一支队伍;比不上奥丁的大军,但胜在足够忠诚。在他们还没有准备好之前,她学会了凭空变出长剑。即使没有那把锤子,她也能够在一瞬间杀死十人。她冲进宫殿,然而那里除了奥丁,还有已经准备好了的重装士兵。

被附有咒语的锁链捆住双手的时候,她比前一次要冷静。她甚至抬起头来露出一个微笑——但是连她自己也清楚:那再也不是曾经的阿斯加德公主对征战归来的父亲所露出的笑容了。

“一位明君不应该挑起战争。”

她恶毒地将这句话掷向奥丁,仿佛这么做就能伤到他似的。

“——但必须时刻准备着。”

奥丁从王座上走下来,握着她做梦都想要的权杖——她不知道的是,这场景将会在一千五百年以后重演。地面下陷,一阵令人恐惧的寒冷从脚底席卷到头顶;她正在坠入冥界。

“若你还有些许悔过之心,就做冥界的死亡女神吧——这是我最后的仁慈。”奥丁说。

她怔愣地盯着宫殿的穹顶。仁慈?她真想对着奥丁的脸吐一口唾沫。但砖石土块吞噬了她的身体,掩埋了她的脸庞;她最后看见的是穹顶的壁画,壁画上的她也在笑。意气风发,野心蓬勃。

——我的野心岂非继承自他?她心想。



“海拉!”

这回她不认得了。她在冥界待得太久,连风声都混杂着死人的尖叫。她死去的英勇的部属,连尸体都不知道被扔到哪里去,灵魂更是无处可归。她已经忍耐了很多年了。

“我是否该称赞你们的忠心?”她对瓦尔基里还是有些好感的;毕竟在阿斯加德征服九界的过程中,这些骑着天马的仙女们也没少沾血。“反正奥丁也快死了;不如现在就效忠于我?”

瓦尔基里说话了;她们同心同体犹如一人。

“阿斯加德的王储已经出生。他的名字是托尔,将会继承奥丁,成为吾等爱戴追随的阿斯加德之王。”

在冥界待了这么久,她也不再是什么行刑官了;她认同了死亡女神这个名号,并打算做些和“死亡”沾边的事情。尽管听闻奥丁已经另立王储,她的情绪也没有多么激动——这是她在很久以前就做好心理准备的一件事了。只是她觉得自己还是低估了奥丁。

“他这么急着要杀死我?”

她已经学会了从黑暗空间汲取能量——这样大约可以说明,她已经不用再依靠阿斯加德的给予了。

“这样也好……否则我会将这个——我忘记他叫什么了——小王子,连同老得脑子都生锈的奥丁一起,杀死在仙宫的台阶上。”



她其实并没有特别想要杀死瓦尔基里;毕竟她们曾经并肩作战过,而且若非瓦尔基里全军覆没(实际上她知道还有一个活着,但她觉得没什么必要了),奥丁也不会用所有的力量来压制她。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长剑一旦发出,就没有转圜的可能了。



冥界震动。

有一根看不见的锁链断掉了。

她自由了。

“这么说来,他已经死了。”

她真心实意地笑道。

“真遗憾,我还想亲眼看看呢。”

end.





这么多空格完全不是我的写作习惯不过已经写完了那我就不管啦嘻嘻

评论 ( 7 )
热度 ( 23 )
TOP